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一键登录:

搜索

惠莲之死

风雨萧萧 @ 网友为网站创作诗文 2017-2-3 02:21192 人围观, 发现评论数0个 原作者: 王二麻子 收藏该文



     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,达到发表水准,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。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。
     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,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,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,请勿擅自转载引用,侵权必究。


惠莲之死
  有一天,我和K在河滨路散步。时值初秋,凉风中夹带着丝丝秋意。两岸的发黄的梧桐树夹河而立,树叶偶尔舞动着飘落而下。此时河对面的教堂传来了悠扬的钟声,飘荡在这秋意渐浓的天空中。K隔着河眺望着教堂的钟楼,沉寂在黄昏晚霞钟响中。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回过头来微笑着对我说道:“这情景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,你最近不是迷上基督教吗,这件事或许对你有所启示。”
  “有基督教内容,那我猜是发生在你村里的?”我随口回答道。
  “嗯,我那个村你是知道的,从我祖辈那一代起就是基督教和佛教共存的,我家族是信佛的,但是基督教堂就在我家门口对面,从我住的窗户望去,正好可以看到教堂钟楼和顶尖的红色十字架。”
  “每天起床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信仰的十字架,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!”
  “我倒觉得很压抑呢。我那时候关于信仰苦难都不了解,因为我家都是信佛的,唯一的例外的是我姑姑,她那时候嫁给了村里的基督世家改信基督了。也因为如此,我奶奶有时候总会生气地说她有一个女儿被狼咬走了。”
  “我记得你说过你家属你妈妈最信佛,那你姑姑和你妈妈岂不是势不两立?”我疑惑地问道。
  K哈哈大笑,狡黠地望着我说:“才不是呢,他们俩是最合得来的,至于信仰,她们好像是约定好了,谁也不说服谁。”
  “这倒是挺有趣的,通常基督不是以传道施福音为己任吗?”我笑着回答道。
  “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就是一个传道的故事。那时候我大概7岁吧,我姑姑和我妈妈带着我说要去拜访一个叫惠莲的人。忘了跟你说,惠莲是我们村的一个孤苦伶仃的寡妇,丈夫和儿子都死了,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她在我村里小庙旁边的用竹子搭建的房子开着一家便利店,平日里聚集着一群游手好闲的人在那边喝酒打台球。因为那时候她吃了砒霜一个人孤孤零零躺在床上快要死了,我妈妈和我姑姑想一起去看望下她。”
  “她为什么要吃砒霜寻死呢?你别吊人口味了,赶紧说。”故事吸引到我,我有点极不耐烦地说。
  “应该是跟一个叫王二的有关。她那时候和村里各类男人鬼混,出卖自己灵魂,慢慢走向罪恶的深渊,已经算是无可救药的。但是那时候我们村从外地来了一个名叫王二的代课老师,他去找了惠莲好几次,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王二突然对大家公开说要娶惠莲为妻子。惠莲刚开始也答应了,可是没过多久,她称王二是个骗子想诈骗她的财产让人把他赶走。没过多久她便吃下砒霜想寻死。”
  K说到这脸部变得凝重起来。随后他继续说道:“那时候我姑姑和我妈妈到她家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但一看到我姑姑,便立马爬了起来,急忙道:‘你可来了,上次你说的我想清楚了,我决定了,反正我也快死了,我做了那么多丑事,我希望能得到你那个主的原谅。’我姑姑当时平静地对她说:‘只要你向主坦诚你的罪,主会原谅你的,只要你信主,你会得永生,会上天堂的。’当时惠莲脸色苍白,里念念有词,惨笑道:‘我的罪不计其数,我出卖了自己的纯洁,和别的男人鬼混。而他(指王二)说不定还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于苦海的,可是我却讨厌他的真诚,每当和他在一起我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卑鄙,要是继续和他在一起,我会发疯的,我受不了那种被别人施舍爱的感觉,我最后谎称他要骗我让人把他赶走了,与其如此痛苦,倒不如一死一了百了。’我姑姑从口袋里拿出一本书,安慰着对她说道:‘我今天把《圣经》拿来给你举行信主仪式,信了主,你的心就不再无所依靠了,你愿意信主吗?’惠莲整个人都立了起来,两只眼睛瞳孔放大,脸部像火着烧一样炽热,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:‘我愿意信主。’”
  “故事这就结束了吗?”这故事结局多少让我有点失落。
  K有点怅然所失,“要是完了才真好呢,那时候我姑姑帮她举行完仪式,安慰地对她说道:‘你安心地去吧,信了主主会原谅你的,你会上天堂的。’‘天堂,天堂......’惠莲不停地嘀咕道。‘不,我不信基督了!’这声音突然传人我妈妈和我姑姑耳中。这令我姑姑意想不到,我姑姑恼火道:‘你刚信完主,怎么立马出尔反尔?’。惠莲望着我姑姑苦笑道:‘你是知道我的心早已许诺给了主了,但是一想到我的罪,我不上天堂,我要去地狱,我犯的罪太深重了,我要去地狱慢慢赎我的罪去。’我姑姑当时手里拿着书静立在在那边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我还记得我妈妈当时说了一句安慰她的话:‘你安心地去吧,你的那个佛陀会保佑你的。’惠莲抬了头望了村里教堂钟楼上的十字架,黄昏时刻的太阳给十字架镀上了一层深红色的光辉,她脸上露出凄凉的微笑,随后便死了。”
  “这结局也太出乎人意料了吧,你说她这算信了基督还是没有呢?”这结局确实令我困惑不已。
  K没有回答我的话,只是重新抬了头望着河对面的教堂钟楼顶尖上的十字架,此时太阳已经渐入地平线,钟楼上的光辉镀色也在一点一点地消失。K回过头来微笑着对我说道“咱们得走快点,要不然太阳下山之前到不了龙津公园了。”
  
  创作缘由:来源于波德莱尔的一行诗:
  主啊,你赐予的苦难,是治愈我们不洁的良药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已有0条评论

热门推荐

七律·登大蜀山
七律·登大蜀山 一 拾径寻阶仰望前,松梢接入雾霾天。 攀登似是追云羽,闭眼犹知在险...
听,雨
听,雨 文/紫竹心 宁心,静气。 只用耳,听—— 雨,无声的雨。 细细的,柔柔的……...
易白创办的中联卫视·深圳运营团队发布形象
中联卫视·深圳运营团队 中联卫视是深圳市易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起运营的网络电视台...
青年之声”诗歌征文青年你的爱让我温暖心窝
作者,文思儿 你在我心里最美 就像三月的桃花一样欲放 亭亭玉立 多姿多彩 我的心不会...

今日热门

马上观看
首届文学春晚专辑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