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一键登录:

搜索
5星文学网 首页 散文 成长记忆 查看内容

外婆

@ 成长记忆 2014-12-16 22:211569 人围观, 发现评论数4个 原作者: 小青年肖大虫来自: 五星文学网 收藏该文



     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,达到发表水准,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。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。
     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,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,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,请勿擅自转载引用,侵权必究。


外婆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刚记事的时候,外婆就已经蛮老了,头发灰白、皱纹很深,而在我幼年的逻辑里,老了就是要死了,所以即使那时外婆走路还不吃力、干活也比较麻利,我却觉得她很快就要死去,于是,我常战战兢兢蜷缩在被窝里,求老天不要把外婆带走。       外婆之所以在我记事时就那么老,是因为她结婚晚,晚到四十多岁才结束自己的单身时光,这里面的原因,我是在比较大的时候才了解并懂得的:她童年时候患上眼疾,并因此失去一只眼睛,这残疾最终影响了她的婚嫁,也促成她四十多岁时对于命运的妥协——嫁给了一位离异、脾气暴躁的中年教师。
      小时候,我面对着这样一个独眼的老人,并未觉得一切有什么不妥,外婆在我眼里,不过就是个普通而虚胖的慈祥老人罢了,总是和颜悦色跟我说着话,有时还会带我去小院里摘花。
       所以有次外婆问起我她看起来是不是很可怕的时候,我一脸茫然,因为我觉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。
       在我家还住在乡下的时候,外婆住在镇里,每次她来看我和妹妹,都会折纸给我们看,那些薄的白纸,在她手中缓慢翻转,一折一叠就被赋予力量,放在桌上是直挺挺的老虎或小马形象,折完外婆总会用心地把成品用墨水涂红,说是图个吉利;春天到了,家边的小山青翠起来,外婆常带着我和妹妹上去踏青,山上有种不知名的小草,青色的杆子上有黑色的软毛,外婆常将它们一根一根摘回来,再分成几缕扭在一起,最终变成一个巴掌大的袖珍扫帚;外婆还曾带着我和妹妹发现了一种草,有叶有藤,开出的花形状各异,有的像小鸭子,有的像小南瓜,我现在都仍记得那一奇诡植物在我内心激起的涟漪。
      稍大的时候,我家搬到了镇上,外婆却跟随舅舅搬去了县城,她依然会经常来我家,并且每次都会从县城给我和妹妹带来火腿肠和小白兔牙膏.而作为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,我那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外婆家所在的县城。犹记得那时的桐城广场,晚风总是刮得让人想要飞翔,文庙门口踩着溜冰鞋的小孩脚上闪闪发光,我总在纷攘里牵着外婆的手,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大世界,文庙是天安门,外婆是我的守护神。
      小学后,由于我妈的管制,我在外婆家就不能毫无顾忌地玩了。有年暑假我在外婆家写我妈布置的作业,正烦躁不安,外婆突然对我说,大宝,你好好写作业,我用桃核给你磨些小桶和小箩筐吧。于是,在我做完几道数学题后,我就看到之前几个被我啃得还带肉的桃核,已经被磨去了棱角,瘦的变成桶,胖的变成箩筐,里面的核仁也被淘尽。外婆说上点油会更好看,于是她又给那些小巧的玩意涂上一层香油。
       可惜那时是孩子,对外婆用磨刀石精心磨出的这些小玩意并不知道珍惜,很快就弄丢了它们。现在,每次在街上看到小贩卖的桃核桶、桃核箩筐,都觉得它们的做工远不及我外婆的。
        我初三那年,外婆突然选择在外租房,租房时她特意把地址选在我和妹妹上学必经的小路上。可那时因为我和妹妹很怕小路上的狗,又期待和走大路的暗恋对象们来个偶遇,所以很少走小路,也很少去见外婆。
      外婆偶尔会来我家,若逢上雨雪天气,她总是叮嘱我们要记得换鞋换袜。我知道她是怕我们老了得关节炎,而她自己正在受的就是关节炎的罪,脚早就扭曲变形,爬楼一步一顿。
      我在大学后就很少回家。可每次回家时,都会看到外婆在客厅里等我。有此我从赣州给她带了瓶擦脸的面霜,可她却一直舍不得用,依然坚持涂抹她两块钱的雅霜,她说自己老了,不用那么好的东西。
       工作后难得回家,却因为热心于和同学聚会之类,也陪不上外婆说几句话。外婆每次见到我都很高兴,说话声音很响亮。而频繁担忧外婆去世这件事好像也变成遥远的回忆,因为总有新的事情会占住我的头脑让我分不了神。只是在一个气温很低的夜晚,我坐在铺着冰冷地板砖的客厅看《美丽的凯特》,才突然想起外婆,因为她跟电影里那个垂危的老人一样都有满脸的褶子,且都动作迟缓,像是猛然间,我才惊觉外婆都那么那么老了,她终有一天会离开我的啊。也就是在那个夜晚,我收到了我妈发来的短信,才得知外婆已经患上癌症。那夜,我失眠了。
     回去看望外婆的时候,她头发蓬乱,皮肤是很黄的黄。她胃痛,我不能体会那是怎样的痛,却知道她一直在强忍着不发出呻吟。也就是在那段日子里,我才体会到人世间有一种很彻底的无能为力。阳光照在小院里,明媚真实存在,却与我们格格不入。
     知晓外婆走的那天,我尽管流着泪,却无比释然,因为我知道她再也不需要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被摧残了。
     外婆的遗物里,有一些书籍,多是关于她的父亲尹宽的,那是位早年的社会活动家,也是被外婆崇拜了一生的人;还有些照片,以无言的方式记录着外婆有过的曾经:上海卫校毕业,政治原因只能在农村当医生,四十多岁生女……她的一生无疑是厚重的,也是饱经风霜的。
     但她给我生命中注入的色彩却是斑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编辑:刘作芳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已有4条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(4)

热门推荐

捡拾遗失的谷粒
捡拾遗失的谷粒 文/王学玉 蓦然回首迷茫的所来径 净是些遗失的炎凉谷粒 躬身沿原路仔...
一脉相承
文/水东流 父亲的父亲,我从祭拜的烟火俯瞰脉络 在父亲的祷告中,想象他的面容 每当...
童年趣事
   童年趣事   上周星期六下午我没上班,便决定趁机打扫女儿书房的清洁,却在...
耄耋的童年那些事
耄耋的童年那些事 一个冬日的下午,天气暖和。喜逢同村一八旬老友,上门做客。茶水...

今日热门

马上观看
首届文学春晚专辑
返回顶部